?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5.11.23 于 沪

山风携雨欲摧楼,爱恨纠缠几会休?

一颗红心憔亦悴,半生辗转已花头。

满腔热血何堪用,长叹连吁恨咎由。

若有双全兼得法,哪容快痛再犹柔!

山雨携风欲满楼,秋心绵长几时休。

回眸一笑钟情意,俯首今生已白头。

大事小情堪借用?长叹短叹恨初由。

若非难得双全故,哪许锋刀再寡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