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站瞥见民工卧地而眠有感
谁人离父谁人子,过客匆匆似水流。
不到情非得已处,安能横卧在街头。

PS: “得” 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