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度
转眼金陵又一年,境迁时过异从前。
大江依旧东流去,多少伤心入孤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