殇:三聚氰胺之又见疫苗

三聚氰胺之又见疫苗 说的人已经很多了,其实我不想再说什么。 为什么?说了也没人听见,有人听见也没有用。 但为什么还是要说? 因为不能不说! 为什么? 只剩下这张尚能动的嘴,趁能动就动动吧。 说实话,我早已麻木,真的。麻木得没有激情,麻木得没有壮志,麻木得麻木不仁,所幸,大脑还没有完全僵化,还能有一点点人性的善与恶。 忘记是什么时候了,看到网上这样一个段子:一同胞问老外,我们每年无偿捐助、援助全球这么多钱,做这么多“好事”,我们现在GDP高居榜眼,为何还是不受尊敬?至少所感受到的与榜眼位置并不相称?老外说:一个卖毒食品给自同胞的民族值得受人尊敬吗?是啊,我们从小就被教育:要自强、自立、自信,要想别人尊重你,请自己首先尊重自己。想想真是可笑,论典故,论教条,我们确实是源远流长。然,这有毛用?!到底是什么力量造成了今天的这个样子?竟然到了可以对下一代下手的地步!师长可以诱奸女生,学生可以刺杀师长,奸商可以泯灭人性,卖各种各样的毒东西给孩子们。不要忘了,这些奸商,也是某个孩子的父母。我们竟然到了刀不直接架在自己脖子上就无动于衷的地步!怪不得远在万里之外的洋鬼子照样可以挥舞着大棒在我们家门口耀武扬威!怪不得弹丸之地的倭国可以践踏蹂躏我们八年!怪不得八国联军可以如入无人之境在抢光搬光园明圆的奇珍异宝之后一把火将之烧个精光。。。。。。 我是在埋天怨地吗?不是!我是在妄自菲薄吗?不是!我是心痛,痛到麻木!如果历史真是一面镜子,我们不曾真正照出真正的自己。我们不是地球村的二等公民,但我们入不了主流的根本原因就是我们不懂得自重,自爱,至少目前不是。谁能想像一个竟然给孩子吃毒奶粉给孩子打毒疫苗的民族会赢得别人的尊重?难道只是这些?远远不是!看看那未经处理就流入江河湖泊的污水,看看那丧尽天良将污水注入地下深井的败类,看看那明明是要销毁却大肆流向餐桌的问题肉,看看那肇事车辆来回开动宁可轧死决不轧伤的丑陋人性,看看那明明是热心助人却被莫名讹诈的无助路人。。。。。。不是我们看不懂,是看不下去,难道这就是不忍直视吗?还是我们太多的人早已熟视无睹? 世界永远是一个丛林。我们被欺负,是因为我们积弱,我们积弱,是因为我们未曾真正面对弱,改变弱。我们被欺负,是因为我们不自重。我们被小看,不是因为我们贫穷。我们被排挤,不是因为我们无能。那是因为什么?是因为我们没有底线!我们曾以为三鹿是,但我们错了。我们曾以为强拆是,但我们错了。我们曾以为殴打老人是,但我们错了。我们曾以为王伟坠机是,但我们错了。我们曾以为山姆炸我南使馆是,但我们错了。我们似乎永远有新的底线。 我们定会实现伟大复兴!可是如何实现?是的,已经有大批的脊梁行进在这条漫长遥远的路上,但还不够,我们需要良知,我们需要觉醒,我们需要检讨,我们需要反思,我们需要有信仰,我们甚至需要铁与血的洗礼,浴火重生! 既如此,何沉默?!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勿忘!
点我点我

由网络骂战所想到的之闲扯淡

由网络骂战所想到的之闲扯淡 从某种意义上讲,人类所讲的爱好和平并不完全是真的,因为总有一部分崇尚武力。 以今天新闻上看到的,某人在网上发贴,大意是嫌南京大屠杀杀30万太少,要杀更多才好,要杀光“苏北狗”。OK,今天闲来无事,就扯两句。 首先,这个嫌30万太少,和当年台湾某除琳一样,如果没记错,当年,当她听到30万这个数字的时候也是惊讶地张大了嘴巴,觉得这个数字太少了。大众能表达什么呢?恨不得马上拉出来砍了!是的,从感情上来说,这种人完全是教育失败的极品!在侵略者的屠刀下,哪怕是一只鸡,一条狗,我们都不容侵犯,更何况是人。然而,历史就是历史,我们确实付出了血淋淋的代价,而侵略者并未得到直接的惩罚。虽然,大小男孩也让他们伤痛不已,但那毕竟不是我们亲手奉还的!好了,我也开始有暴力倾向了。回到正题,这种非人类的表达,理应受到惩罚,必须令其付出代价。更长远的,我们应该思考一下:为什么会这样?次品吗?可为什么这么多? 其次,赤祼祼地地域攻击,简直可笑之极!倭鬼为何有机可乘?难道仅仅是国运不济?满屏幕的宫斗戏教会了女人们如何争风吃醋,也教会了男人们如何尔虞我诈,勾心斗角。OK,我承认他们躺枪了,不好意思。其实我想说的是,中国人不够团结,精于算计,缺少整体观,各顾小我,等强敌来时,只能束手就擒,任人宰割。放小点,就是经常有人看不起中国人啊。不服?那也没用!出去转转看看,这地球村,无论是比我们有钱的,强大的,还是那些远不如我们的小不拉子,照样投以异样的目光,而他们见了洋鬼子时,那表情像是见到了亲爹。原因在哪里?我们不是洋人吗?显然不是。在于我们无法得到应有的尊重?为什么?试问,我们每个人都尊重自己,尊重同胞吗?有,肯定有,但也有很扎眼的情形,有木有?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令人痛心。回到地域攻击,就是铁证。一会儿是喝多咖啡的看不起吃大葱的,一会儿是骂新疆小偷多,一会儿是嘲讽河南骗子总部设在驻马店,一会儿是张口白皖闭口YP的。虽然无风不起浪,可这狭隘的优越感终究什么也带不来,到了国外,仍旧是3个字:中国人。这难道不是全体国人的痛点吗?可为什么痛而不醒呢? 第三,我们再扯远一点。网上有人说:一个没有信仰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而中国就是一个没有信仰的民族。信仰是什么?就是大家都愿意相信的东西,而无论这个东西是真是假,是否存在。比如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这是世界范围内的人的主要信仰,当然,也有无神论者什么也不信,或者信科学,信政党,这都OK。问题的核心就是二点:有没有和信不信。有而不真信与没有信仰相比,好不到哪里去,可能更为糟糕。那来看看国人信什么?三大教都有,还有道教,甚至是邪教,但信的真的是多吗?我的感觉是不多,尤其是除了少数民族之外的那些信众,有可能原来是信这个的,发现不灵,可能又改信另外一个了。这也没什么,信仰自由嘛。但这些现象的背后,或许就真如网上说的那样,至少一部分人是没有信仰的人。当然,我们不应总是悲观,而应更积极的地看待问题和解决问题,但这不是本文的重点。我们再把时间扯远一点,回到中国古代,三大教产生之前,我们信什么?我们信山神,我们信龙,我们信凤,我们信雷公电母,我们信财神,我们信老子,我们信武圣人关老二,我们信钟馗,我们信得太多了!远古的图腾崇拜可以理解。但其他的呢?信仰的多样化仅仅是因为文化发源的多样化吗?至少不全是。为什么?请把语言联系起来吧。人们常说狗是我们最忠诚的伙伴,比任何朋友都忠诚,并且不乏溢美之词。是的,我承认,狗确实是忠诚的,人类的好伙伴。但我们不能忘记,人们非常善于用“母狗”这样的字眼去骂一个女人。“母”和“狗”都不是贬义词,但为什么合在一起骂人时就变得这么恶毒?电视上常用的“狗官”也是同样的道理。请问:狗到底招谁惹谁了?人们不是爱狗吗?既然爱为什么还要这么用?又如,当人们遇到干旱时,要向龙王祈雨,这时龙王是好神,可是传说中也有大量的毒龙、恶龙存在,这又是为什么?很多年前,一个电视剧讲了黑龙江的由来:原来是一个白龙统治,但是为非作歹,结果被黑龙干掉了。黑龙因为虽然因为打斗被搞掉了尾巴,但受到人们爱戴,因此,人们把白龙江改为了黑龙江,同样是龙,秃尾巴老李就是英雄,是正义。到了西游记中,小白龙又成了好龙。哎,真是纠结!再如猪,人们平常不要提有多喜欢猪肉了!可是骂人时,很容易发出“你是猪!你这个蠢猪!”这样的严重伤害感情,攻击力爆表的恶语,请问:猪惹谁了? OK,扯了这么多,我并非妄自菲薄,亦非要纠正某个用法,也无需为谁鸣冤,只是有时常常觉得矛盾,令人深思:如何实现伟大复兴?如何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注意,我不是被洗脑了。网上除了上面提到的极品,还有前两天那个杀死老师后淡然说道“我又不认识他的家人,我无需感到羞愧”的学生,还有,药家鑫,马加爵,我爸是李刚,海淀银枪小霸王等等等等,我们这个群体是怎么了?难道当问题出现时,我们仅仅是需要就事论事吗?我们的教育体制,我们的价值观真的一点问题也没有吗? 树人先生说“沉默,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我们是没有灭亡,可我们能不居安思危吗?“至于你信不信,我是信了!”哦,对了,被我引用名言的某先生,已经退休了,不好意思,我不该朝花夕拾的。抱歉!
点我点我

关于法国恐袭之我见之瞎扯淡

关于法国恐袭之我见之瞎扯淡 “毫无征兆”地,至少对于受害者来说,法国佬又被ISIS给干了,对于ISIS来讲,干得漂亮!但对于老百姓来说(注意:国外可能用国民或公民的说法更多一些),这就是灾难! 是的,谁都不需要这样的灾难!作为利益角力的受害者,手无寸铁的人们,如果随时待宰的羔羊一样—恐慌、无助,在枪林弹雨之后的鲜血面前,人们自发的聚集、祈祷,但同时也有咒骂、攻击、仇视。 ISIS说,要给参与突袭叙利亚的国家以痛击,和对待法国那样。矛头很明确,原因也很明确:你不要觉得你开战斗机丢炸弹然后可以绝尘而去,你为了所谓的民主或利益,直接派兵打我,我正面打不过你,那我就错位攻击,我杀你的平民,虽然你从不承认有意要杀害我的同胞!但你在狂轰滥炸的时候可曾想到会有大量平民因此而丧生?是的,你也许考虑到了,你也许根本无所谓,但你做了!以牙还牙,以血报血,这无可厚非! 某种意义上,恐怖真的就可以成为一张万能的遮羞布?什么事儿烫手了就往这方面靠?那也有点太可耻了!一个远在十万八千里之外的POWER随意地干涉他国内政,冠以春天的名义,虎头蛇尾,导致成千上万的人们流离失所,沦为难民,甚至在迫不得已的偷渡中,丧身大海,这些所谓的主宰者可有流下过忏悔的眼泪?难道尔等民命是命,那些被海浪冲上沙滩的孩童就是活该?! 一群自私贪婪、专门利己、毫不利人的东西! 当亲人逝去时,自然要流泪;当同胞被害时,自然会愤怒。但这是相对的,别忘了,那些潇洒地丢向异国土地上然后炸得满地开花的一枚枚炮弹,是在你们挑选的政客的授意下发射的。从轮回的角度来讲,谁让你投票给那个混蛋的?不过可惜的是,混蛋之间除了名字不一样,本质上可能不太会有什么差别。确实是不幸,确实是悲哀,然又奈何?混蛋们解决的办法就是把涂上色彩的新一轮炸弹再次投向对方的人群中。 再来看看“奥狼得”同学,身为班长,这个班子建设的也太差劲了,那么多打手,竟然还是被对手打了个措手不及,满地找牙。事后,只能靠进入全国紧急状态和试图要求议会将紧急状态延长一倍的方式来解决问题,或者说不叫解决而叫应对,因为本质上讲他解决不了。这个浪漫的国度怎么了?华人带着高涨的热情去巴黎消费时,除了因为大声喧哗之类我们早已麻木的毛病(这点无须回避)而被国内外媒体(尤其是外媒)动不动大肆宣传甚至无端放大时,他们可曾想过为毛这个举世闻名的浪漫之都却屡屡有针对华人下手的偷盗甚至是强抢之类的案件而无须认真对待?他们可曾想过为毛火车上的突发事件如果不是幸好一位休假地美国大兵在场情况就会可能糟糕得多?他们可曾想过为毛固若金汤的马其诺防线为毛一夜之间就成为了摆设? 从政治的角度来讲,突发事件,如恐怖袭击,如自然灾害,甚至成为某些政客扭转政局或加强人气的“天赐”良机,因此,你能相信他们的眼泪?! 也许通篇下来,觉得我的口吻过于幸灾乐祸,非也!无论里面是谁,无论是否公职人员,在恐袭面前,都同样脆弱,都同样不幸,这个创伤需要漫长的时间来抚平,其实就是淡忘(恕我直言)。 然而最为可悲的是,高富帅们,不但要抢你的资源,还要动不动打你一顿,至于是把你打晕,还是打得皮开肉绽,或者是直接动用私型,直接毙命,这完全取决于你的综合幸运指数,是否碍手碍脚,是否还有可被利用的价值,甚至是否让人看着不爽。 丛林法则,永远生效,可是,有谁规定,兔子急了不会咬人,不能咬人? 尖牙利齿的肉食动物们,没有了草食动物 ,尔将焉存?
点我点我

关于南海争端之我见之闲扯淡

关于南海争端之我见之闲扯淡 秋天,多事,多事之秋。 其实,我大中华几乎没有太平过,尤其是近现代以来,动不动就挨打,不是割地,就是赔款,要不就2个一起来。我们可以痛恨清政府无能,可以就此大骂,但大骂背后,也得冷静一下,想想到底为什么?简单地说,就是谁的国力NB,谁就可以有强硬的基础,至于你要不要强硬,那是后话。试想:所谓的康乾盛世中,一朝三代总瓢把子,没有哪一个是省油的灯,平定国内“叛乱”时,那也是毫不留情。但是,康老爷子这么NB,也照样被彼得大帝割走了贝加尔湖!难道他是拱手相让的吗?肯定不是! 再来说说南海,你说是你的,我说是我的,就好像一个村子,邻居因地皮问题有矛盾,这个矛盾的解决要么是有人出来主持一下,化解了,要么是有人等着看笑话,非要整出来个高低雌雄不可,这一点,与中国历史上的诸侯争霸何其相似?只不过以前是窝里斗,现在是要与洋人斗了。立场不同,放到个人来讲,可能是价值观不同,感情深浅不一,但放到国家层面来说,只有一句:国家利益不同!其它的都是扯淡。 既然是国家利益,那就大家一起上吧。当朝的居庙堂之高,高瞻远瞩,所言所行我等P民未必理解背后深意,但“国家兴亡,匹夫有责”,那我们就从匹夫的常识角度来叽歪几句吧。古人就说“有司”,很明显,各个不同的部门有不同的职责和专长。比如吵架部,我们就是要用嘴来和对手Pk的,你说你的,我说我的,你骂你的,我骂我的,嘴就是我的武器,只要嘴用得好,那就是仗干得漂亮!如果嘴解决不了的时候呢?动手呗!当然不是蛮动。也要受大脑指挥,审时度势,寻找合适的机会,以正义的理由,果断出击。不错,孙子在动武这件事儿上还有三十六计呢,可是到最后这三十六计都被嘴和别人的手用得溜熟了,我们还木有动手!OK,有人说要韬光养晦,可TMD到底要养到什么时候?在“拉车子上树”那里的驿馆被人家“不小心”炸了,不了了之!在南海上空,王伟被撞没了,不了了之!在藏南“麦克马洪”那里,阿三无论如何嚣张,不了了之!最近,那个“拉屎”号到南海撒了一泡尿,转了一圈,照了个镜子,潇洒地走了,不了了之!哦,不对,有后话,那个打了我们一记响亮耳光的人又大摇大摆地上门来了,我们不但要端茶倒水,好生招待,还要跟他解释,你别这样,我可是有底线的!底线呢?底线呢?底线到底在哪里?是何时?我们不是说要现在马上就开炮,打死他丫的,可是到底何时能强硬起来呢?什么时候才敢出手呢?光说不练,那是扯淡。只说不做,不如不说。但我指的不是负责吵架的兄弟们,他们干得不错! 有南就有北,顺便提一嘴,最近和老毛子划分边界,新闻上说4.7平方公里划归我朝。但舆论中没人从心里感到高兴,没人说“我朝V5!”为什么?那本来就是我们的地方!可是这些论调刚一出,主笔的就来了,说尔等P民不要心胸狭窄,要向前看,现在外界情况不好,要和狗熊抱团取暖,否则日子有可能更加难过。不错,“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国家永远都是这样。但是老百姓可能无法这么快就忘记过去。现在早已不是那个靠战争来不断重新定义国土版图的年代了,但国土真的寸土都不能让!要不然我们为什么还要为了南海而大声嚷嚷?SO,不要双重标准,不要抱有幻想,要行动起来,要敢于亮剑! “犯强汉者,虽远必诛!“这句话,是不是只能停留在书本上和电影里?醒醒吧,人家都打到家门口来了!    
点我点我

做好自己

通过比较,就能轻易地发现自己的不足,以及和别人的差距;其实,有些差距,是毕生也无法弥合的,因此,重点不在于发现别人到底有多么NB,而在于自己是否做得足够好。
点我点我

“叶公好龙”

这个“叶公好龙”当然不是指那则故事了。 事实是,人经常会犯一种病,就是没有时想要得到,但一旦拥有时,用不了多久,就会丧失当初的热情。内心深处的那种想要,并不是很热切的,甚至是有点轻浮的,经不起考验和验证。今日心血来潮,开通了班级的虚拟社区,也就是DISCUZ了,为什么要开呢?原因如下:一是前段有人在群里大喊“CHINAREN登不上去了”,有人附和,巨惋惜的样子,当时我就在想,也确实时好久没上了,如果我是管理者,也早要删除数据了;二是现在大家都忙,偶尔有空,就在QQ群或者微信群里冒个泡,这也行,可问题是,这些即时消息工具的一个重大缺陷是,先前的内容会很快被新的内容覆盖得无影无踪,如果想翻看记录,实在费周折,而社区作为一个相对静止的载体,是可以分分钟进行定位和搜索的;三是大家实在距离遥远,确实不方便,那么为什么不把不同的手段结合在一起呢?因此,本着试试看的态度,先自行开了,但结果反应应该是比较冷清,这也在意料之中,毕竟不是当年在学校的时候,有大把的时间了。 那么跟“叶公好龙”有什么关系呢?上面我已经说了。Anyhow,站已经开了,如果一个月之内确实不需要,那就关了吧。我也确实木有太多精力。
点我点我

大众排气检测造假门之我见之闲扯淡

大众排气检测造假门之我见之闲扯淡 新闻天天有,就看哪件能触动你的神经,让你开口说话。 这不,轮到德国佬了,不过这次不是文德恩傲矫地举着红酒杯,悠闲地踱步在他们那庆祝产销量冲破1000万辆/年的公司酒会上了,文辞职了,说白了,是被迫下台。这个高傲的日耳曼人此次为何是如此卑微地低下头颅?良心发现么?怎么可能! 如果单单被发现排气系统软件造假也没什么,如果只是股价大幅波动也没什么,如果只是老文同志和他那当监事长的老伙伴为了控制权争得死去活来也没什么,如果这事只是发生在其他地方也没什么,如果这仅仅只是经济事件也没什么……可是没有如果,事实就是一向NB闪闪的大众,被老美发现排气软件造假,股价在短短几天之内跌去三分之一,并且面临可能会使公司倾家荡产的巨额罚款,不错,这是大众的危机,也是德国佬的危机,更是欧洲的危机,甚至可能涉及更广。为毛?大众是德国的中坚之一,德国是欧洲的引擎,欧洲又是为数不多能与美刀抗衡的对手。不错,危机就是危险与机会并存的,一方有危险,另外一方就有机会,那些几年前被坑惨的基金经理们,此时会不磨刀霍霍?鬼才信!但显然,如果这件事情放大下去,注意,不是夸张下去,肯定不是纯粹的企业生产事件或经济事件那么简单。货币战争其实形式是多样化的,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厮杀更为隐蔽也更为惨烈。这场厮杀,早已开始,永不停止,没有正义,只有利益,大众只不过是过程中被祭刀的一个罢了。喊杀声声,貌似远离我们身边,其实不然,要知道,我们被温水煮青蛙一样,付出得更多,还有,那巨额的保护费不是白缴的。 作为一个看客,大众生死与我们无关,但作为一个消费者,怎能不义愤填膺?虽然也只能如此,但表达一下个人观点甚至是愤怒也无可厚菲。还记得DSG吗?还记得断轴吗?还记得烧机油吗?是不是已经有点麻木了?肯定是的。至少大多数国人如此。为毛泱泱中华撑起了大众的几近半壁江山,却每每有维权事件发生时,消费者就永远只能是一个个LOSER?是的,我们可以感叹国家不同,制度不同,但其实,真正捅自己人一刀的恰恰是那些二鬼子,一如那吃里扒外,为虎作伥的狗汉奸。那些高高在上的人,可曾真的顾及过如蝼蚁般渺小的个体们发出的声音?有,肯定有,但显然不够。差距证明一切!要知道EA888,EA113外加一个DSG的2.0T黄金组合在老美那里一年根本没有多少销量!可是看看反差多么之大!前有章男在那里点头哈腰,现在轮到老文赶紧滚蛋,为什么?凭什么?也许那些此前维权无门的人们,此刻内心里有一种莫名的畅快:一如赵家后宫的女人们被北方来的蛮子肆意践踏凌辱后,大中原的汉子们却又历史般地见证了铁木真的后辈们是如何疯狂地挥舞着马刀在踏平我们“仇人”的土地之后又如何狂放地糟蹋着他们的女人,更有甚者笃定地认为“奸人妻女者,其妻女必被人奸“。擦!这是怎样的情怀?要他妈真男人,此“仇”要自己报了才算,指望别人算什么?OK,平复一下,回到现实,如果你想别人尊重你,就请自重。如果你想别人尊重你,就请自强。如果别人无视你,欺负你,那就打疼他! 午休的时光总是很美好,但也很短暂,恍惚中,梦话连篇。还在做中华梦的筒子们,醒醒,光有梦不行,要行动起来!不要忘了那张图,北极熊,西方虎,钩嘴鹰,癞蛤蟆,贪吃蛇,还有那恶心的姨妈巾!
点我点我

在最美的年华遇见你

在最美的年华遇见你 秋风起 天空飘着雨 一点一滴 都打进我的心里 在这个陌生的城市 我又想起你   茫茫人海里 究竟谁是你的那个知己 你和我的心 是否已经产生无法弥合的距离 一如这窗上厚厚的玻璃   往昔已然过去 可我依然无法忘记 我常常在夜里 从梦中看见你 当梦醒来时 我轻轻地啜泣   如今你可好 是否偶尔把我想起 每当回首往事 我就被记忆从现实剥离 这沉重的思念啊 让我无法呼吸   抹去泪水 告别过去 祝你安好 我不后悔 曾把 最美的年华给了你        
点我点我